乌机羽

文渣人懒,我慢慢改

涂得很开心,也表达了一些想法

蓝河给你的情书上的Q版自画像

【静临】【临也5.4生贺】毕业季

折原临也讨厌夏天。

褪去泥壳的蝉这般吱呀吱呀的喧闹掉它们短暂的时光。洒水车轰隆隆驶过,留下泛着泥土味的湿润空气,席卷着不由分说的窜入人的鼻腔。冰淇淋融化在手上黏黏糊糊的触感,像极了被老鼠拖到暗角腐烂掉的过期奶酪。即使立在天台们荫蔽处,汗水依旧能打湿头发流下膊颈,浑身毛孔都像被堵塞住了一般难过又不舒服。

讨厌,讨厌,讨厌极了。

这就是为什么哪怕是刚结束了高中毕业典礼,大部分学生都在欢呼雀跃的时候,临也依旧没有去阳光底下撒欢的意思。

在放学后还留在学校,怕是只有我了吧…果然如果没有人类的存在,校园都显得索然无味了呢…啊人类真是奇特的存在…

他百般聊赖的凝望着湛蓝的天空,单手转着不知是如何躲避校门口的监察带进来的折叠小刀。

啊不行,果然还是有点无聊。不如来玩点什么好了……

“让我们看看折原选手是否能投中十分呢!”
突如其来的在起身的那一刹那肆无忌惮地高声叫嚷,后退几步眯眼以投飞镖的姿势转身将小刀冲着天台大门丢了过去。

“去吧小飞刀!”

本以为恰恰好能投中门锁的位置,天台门却偏在这时嘎啦一声打开了。

叭哒――
正中红心





平和岛静雄并不讨厌夏天,准确的来说,他喜欢夏天。

能名正言顺在放学时将到手的冰淇淋塞入口中。在阳光下大汗淋漓过后的一杯牛奶清甜可口。偶尔几缕微风拂过,感觉浑身毛孔都舒展开,畅快又自由。暴雨下过后湿滑的地面,夹杂着让人心情安定的湿润气息。即使偶尔会比平时更容易发怒,但总能快速恢复。

除了――

大步跨上最后一级通往天台的台阶,推开门时却没想到迎接自己的是件不知名的尖锐物品,身体比意识先一步做出了反应,脚一顿一触向边上跳开,但仍是被堪堪被划破了衣袖。

那是一把折叠刀。

不用看也知道这把小刀的主人是谁。能无视校规带危险物品进学校的奸诈小人,毕业典礼结束后还留在天台上,想必是要干什么坏事吧!

来自夏天的好心情在一瞬间荡然无存。愤怒一瞬间充斥了大脑,随手扳下铁门咆哮出声。

“临――也――君――呦――拿小刀丢人,想必你已经做好了被我打死的准备了吧!啊?!”

感官在那一瞬间戛然而止。



临也醒来的时候感觉到了由浅眠而造成的小小的干渴感。于是他挥手示意坐在餐桌上晃腿的遥人帮忙倒杯水过来。

“临也先生你做梦了吗?”遥人笑嘻嘻的合拢故事书,把杯子递了过去。

“嗯,想起了一次糟糕的毕业典礼,被人用铁门打晕了。”

“啊,那可真是糟糕,后来怎么了?”

“那人紧张兮兮的把浑身是血的我送到医院去了啊,蠢货。”

临也抬眼望望窗外,明媚的天空,掠过的飞鸟,金灿灿的晃着夏天的颜色,他有些恍然。

“你喜欢夏天吗?”

“嗯?什么?”遥人偏偏头。

“没事,我想再睡一会。”黑发男子再度仰首依在轮椅上,安静的闭上了眼。

依稀记得梦中模糊的身影,像极了另人厌恶的夏天。

金色的,

太阳。

折原临也讨厌夏天,也越来越讨厌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喜欢夏天,平和岛静雄讨厌折原临也。

很讨厌很讨厌。

――――――――――――
很难过,这次临也生日我又在学校。

希望他能找到他想要的吧。

无论如何。

关于【友谊的小船】【巨轮】【火焰】

*小脑洞

*不负责任的――

1.当折原临也又一次满身是伤的逼开了门,又恰巧掐着新罗和赛尔提亲热的点儿。
新罗抱着双臂下巴抬得老高任凭赛尔提怎么劝就是不给临也包扎。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新罗。”临也觉得最近网上的一句话挺适合表达他现在的心情。
“换成航空母舰都翻了!”丝毫不为所动。
“……”你的医德呢新罗。
“要不咱开个潜艇吧…我的血再流下去就能在你家开船了。”折原临也缩着腿在沙发上安详的翻了个白眼。

2.当平和岛静雄又领着他打伤的一票人来找新罗治疗顺便一。不。小。心。踢飞了前不久刚修好的门时。
新罗正跪在光滑的地板上擦临也留下的血迹,撇着嘴没好气地丢过去一句刚学会的话。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静雄。”
“哈?什么船?话说汤姆先生要我和你说一声你上次私定的针孔摄唔唔唔唔唔唔你捂我嘴干嘛?!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赛尔提看着又X和谐相处X的两人心中感慨静雄就是拥有单手翻船的能力…真空车是什么??

3.每每从情报网得知自己的两个妹妹又在愉快的商讨如何将自己绑架交给宿敌来换取见偶像的次数时,临也就觉得亲情的火苗说熄就熄,甚至还被浇了水。

4.当六条千景和纪田正臣走在街上,不巧同行只有一个妹子的时候。

5.当赛尔提踏入厨房的那一刹那。